在分布式平台这个方向提出之初,公司内没有太多人积极响应。一方面,大部分人忙着埋头苦干,或者到处“救火”。另一方面,面对这个未知的领域,没有什么人敢站出来扛这面大旗。

    小L是“四人团”的一员,因为出色的工作表现,在M部门里已经小有名气。他在IM项目组里负责后端系统的升级和优化,同时还做一些日志处理的事情。虽然这些工作在当时被认为是重要且有技术含量的,但对小L而言,这些事情带给他的挑战已经越来越无法满足他对成就感的追求了。

    大L是小L的经理,也是他把小L招进了X公司。在小L看来,大L是一个懂得用人的老板,所以小L愿意跟着大L干。而正是这层关系,使得小L有机会加入分布式平台这个项目。

    在小L的印象中,他是通过大L知道了公司计划做一个大项目。这个项目可以自动部署和扩展服务器集群,自动分配计算资源,大幅提升日志数据的处理能力。这些功能听上去就比当时手工作坊式的日志处理方式先进许多,这让小L感到兴奋,这是他真正感兴趣的事情。

    此前,X公司里的一些员工知道,在大洋彼岸,有一家牛得号称可以撬动地球的公司。那家公司有三驾马车,是他们的技术支柱。小L也从“四人团”的一位前辈——大H那里,听到过一些这方面的名词,诸如GFS、MapReduce之类的。但小L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,X公司里也没有人能够很清楚地向他解释这些是什么。

    大L交给小L几张纸,说是Wm给的Paper,其中一篇是《The Google File System》,另一篇是《MapReduce: Simplified Data Processing on Large Clusters》。这些文章一下子就激起了小L的求知欲,当天他就开始仔细阅读这些论文了。几天之后,在大L的引见下,小L和Wm共进午餐,算是被正式纳入这个新项目了。

    小L对GFS和MapReduce的论文琢磨了大约两个星期,虽然看了个大概,但是对于其中细节仍是一头雾水,先前的热情也减了大半。一日,收到Wm的一封邮件,说是要安排一位神秘人物给大家做个讲座,关于GFS的,邀请大家去听。听大H说,这位神秘人物曾经做过和GFS类似的系统。

    讲座现场,神秘人物如约而至。这是一位中年男子,看上去四十出头,瘦瘦的高个,短发,戴一副挺深的眼镜。他的穿着很简单,甚至于可以用朴素来形容。他开始自我介绍了:“大家好,我姓阳。很早以前和木字旁的‘杨’是一家,但不知道到了哪一代的时候,写错了,于是变成太阳的‘阳’了。”这是他的经典介绍词,后来也常常听到。从那以后,大家一直称呼其为Y老师。“老师”二字并不是客气,因为他以前曾经是某著名学府的教授,“长江学者”,功力不是一般的深,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导师。

    Y老师的讲座很精彩,精彩到他说的绝大部分知识小L都听懂了,“比看论文简单无数”,小L想,“GFS底层的技术其实大部分都是以前工作中用到过的技术。”讲座结束之后,大L把小L介绍给Y老师,两人单独聊了一会,小L很直白地说了自己的体会。Y老师说,论文看起来简单,但真的做起来,里面复杂的东西多着呢。这一点,小L在未来的几年里,品足了味道。

    当天晚些时候,Wm发了一封邮件,收集大家对Y老师讲座的评价。在小L日后看来,这应该是对Y老师的一次非正式面试。几个月之后,Y老师正式加入X公司。